首页>>资讯公告
《大自然》2016年第1期精彩导读

  封面故事:神山圣湖相依偎——纳木那尼峰与玛旁雍错湖

罗蓉

纳木那尼峰海拔7694 米,是喜马拉雅山脉西段中国境内的最高峰,藏民称之为“圣母之山”或“神女峰”。神秘的纳木那尼峰是冰川的世界,这里分布着大量冰川群。其西面的山脊呈扇状由北向南排列,其间五条巨大的冰川如巨龙盘绕而下;东面的山脊十分陡峭,如刀刃,形成了高差近2000 米的峭壁。这里的白云母片麻岩形成于前寒武纪,距今已经有亿多年。

纳木那尼峰的脚下躺卧着圣湖——玛旁雍错,为西藏三大圣湖之首。玛旁雍错是世界最高的淡水湖之一,湖面海拔约4588 米,湖泊面积约412 平方千米,最深处达81.8 米。湖水碧透清澈,其透明度为中国之最。玛旁雍错的主要水源就来自纳木那尼冰川上的雪水。

近些年的科学考察发现:纳木那尼冰川正受到气候变暖的严重威胁,冰川的退缩速度很快。有专家预计,到2100 年,大部分冰川将逐渐消亡,一些依赖冰川融水的河流也将干涸。气候变暖促使冰川消亡,冰川消亡导致河流干涸,河流干涸又会影响气候变化,当然,所有的变化最后都会作用于人类身上。我们无法想象,没有了冰川雪水,现今瓜果飘香的荒漠绿洲还会有人类的身影吗?没有了美丽柔情的玛旁雍错湖水,牛羊遍地的牧区将何去何从?

 

方精云院士简介

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所长、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主要从事全球变化生态学、生物多样性和生态遥感等方面的科研和教学工作。

方精云建立了我国陆地植被和土壤碳储量的研究方法,系统研究了我国陆地生态系统的碳储量及其变化,较早地开展了碳循环主要过程的野外观测,构建了中国第一个国家尺度的陆地碳循环模式,为我国陆地碳循环的研究奠定了基础。他研究了我国大尺度的植被动态及时空变化,揭示了我国植被生产力

的变化趋势、空间分异及其对气候变化响应的规律;系统开展了我国植被分布与气候关系的定量研究,提出了基于植被气候关系的我国植被带划分原则和依据;首次采用统一的调查方法,较系统地研究了我国山地植物多样性的分布规律。他还较全面地研究了我国重要的木本

植物属水青冈属的生物学及生态学特性,较深入地研究了长江中游湿地50 年来的生境变迁及其生态后果。

方精云先后发表学术论著340余篇曾获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1994),并荣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2004)、“长江学者成就奖”(2006)、“何梁何利科学技术进步奖”(2007)、中国出版政府奖(2011)和教育部自然科学一等奖(2014)等奖励。

 

刊首:客观理性地认识气候变化

方精云

    气候变化是当下政治家、科学家和公众议论的国际热点话题之一。一种自然现象能引起如此大范围的关注,这在人类历史上恐怕是少有的。这里面既有气候变化的既定事实,也有环保组织和媒体的推波助澜,还有其他诸如政治力量等多种因素的博弈。

    气候变化,是指气候平均状态在统计学意义上的显著改变或者持续较长一段时间(10 年或更长)的气候变动。过去20 多年的研究表明,气候确实在变化,地球变暖也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各地观测到的气温升高、冰川退缩、雪线上移、海平面上升和物候提前等自然现象都印证了这一事实。因此,美国《科学》(Science)周刊把最近几十年的气候变化现象评选为21 世纪前10 年的十大科学事件之一。全球气候变化也正在深刻地影响着我们的衣食住行。

    气候变化的原因是复杂的。由于对气候变化驱动因素的不同认识,学术界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即“温室气体说”和“自然因素说”。前者以气候变化政府间专门委员会(IPCC

为代表,主张气候变暖主要归因于温室气体的排放,特别是大气二氧化碳浓度的增加;后者则坚持自然因素起主导作用,认为目前的增温只不过是气候变化历史长河中的一个阶段而已。

    事实上,自古以来,气候一直是在冷暖交替的过程中变化的,自然因素起着关键作用。否则,楼兰古国怎么会消失?现今的罗布泊怎么变成了死亡之海?古丝绸之路又怎么会荡然无存?当然,我们不能否认,以使用化石燃料为主的人类活动向大气中增排了大量的温室气体,从而加快了气候变化的进程。

    然而,一些媒体夸大了气候变化危机,导致实际情况尚未四面楚歌,民众心里却已风声鹤唳。应该说,气候变化对自然和社会系统的影响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复杂问题,需要我们客观、理性地思考和认识,以便制定出更科学、更符合实际并能够切实保障人民福祉的应对措施。

 

翻越世界屋脊——黑碳气溶胶对气候的影响

康世昌  张玉兰

青藏高原平均海拔超过4000 米,被誉为世界屋脊。小小气溶胶是如何翻越巍峨高耸的喜马拉雅山脉、甚至“侵袭”到高原腹地,影响高原冰川的消融和气候变化的呢?

 

小香蒲,大秘密——解密大气二氧化碳浓度的历史变迁

白云俊 王宇飞 王青

提起香蒲,相信很多人都曾见过。河湖或者池沼边常能看到一片葱绿中无数棕色的“蒲棒”随风摇曳,既像精巧别致的话筒,又像可口的巧克力棒,那就是香蒲。小小的香蒲为什么可以帮助我们解密古代大气二氧化碳浓度的变迁过程呢?    

 

掀起极危物种崖柏的面纱

郭泉水 马凡强 秦爱丽 简尊吉

1892 年,崖柏首次被发现,但此后竟然“绝迹”了100 多年,直到1999 年这一古老物种才被重新发现。这次神奇的“复活”是怎样的?崖柏的再次现身为什么引起了研究人员和相关部门的高度关注?崖柏现今生存现状又如何呢?

 

山居生活的好邻居——复齿鼯鼠

黄耀华

复齿鼯鼠为中国特有种,四肢之间有皮膜连接,可以在空中滑翔。极限运动爱好者喜爱的翼装飞行就是模仿鼯鼠的飞行方式。作者因机缘巧合,与只可爱的复齿鼯鼠比邻而居,共度了一段山居生活,期间发生了哪些趣事呢?

 

埃德蒙顿龙的百年“寻亲”路

张艳霞

    埃德蒙顿龙的研究始于1917 年,堪称最重要的鸭嘴龙科恐龙。目前这个属的化石记录仅限于北美洲坎潘阶与马斯特里赫特阶地层中。那么,为什么它们只存在于北美洲大陆?它们是如何演化的?它们的祖先是谁?与它同宗的“兄弟姐妹”又有哪些?

 

斗毛眼蝶养成记

宋憬愚

    2015 作者在泰山上看到斗毛眼蝶产卵,遂将一粒蝶卵采回家饲养观察。在历时45 天的观察中,作者详细记录了斗毛眼蝶的生活史,并发现极为常见的狗尾巴草竟然是斗毛眼蝶幼虫的美食。

 

你为我传粉,我为你育儿——恶劣环境下塔黄的繁殖策略

宋波 孙航

    合作是生命进化永恒的主题。为了吸引传粉昆虫,植物或拿出一些种子给昆虫当美食,或释放特殊的气味为昆虫“导航”,或构建暖房为昆虫遮风避雨,形成“你为我传粉,我为你育儿”的合作共赢机制。塔黄是喜马拉雅横断山冰缘带特有的“温室植物”,它们在高山冰缘带恶劣环境下的传粉机制又有哪些特别之处呢?

 

泰加林中最美情郎——黑嘴松鸡

于凤琴 刘小龙

    4 月初,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时节,而此时汗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面的积雪却一点融化的迹象都没有,泰加林依然寒冷宁静。凌晨点,一片清冷寂静中,突然几声“噼啪”的“梆声”在林中响起,打破了泰加林的沉寂,是谁在敲梆?又为何而敲梆?

                           

黑琴鸡的“日常生活”

卢汰春 贺鹏

每年月末月初,黑琴鸡进入发情期,雄鸡会换上夺人眼球的“婚装”,两眼上方的冠状物开始充血,远远望去像鲜红的鸡冠。盛装打扮的雄鸡成群结队来到祖辈固定使用的求偶场展开激烈的争夺战。一时间,冬去春刚来到的树林里好不热闹,生气勃勃。

 

从卵到蛙的全方位生存智慧

朱弼成

    如果您看过本刊2015 年第期的《蛙的求生秘籍》一文,就会了解到保护色在蛙类艰难求生过程中的重要性。但蛙类可不是仅凭这一招就能立足于“险恶江湖”的,它们还有哪些求生绝招呢?

 

美国佐治亚水族馆的水生生物世界

金文驰

    从水中巨无霸鲸鲨到全球最大的珊瑚礁展示之一;从多彩的淡水动物到寒冷水域的奥妙;在美国佐治亚水族馆都可以一一欣赏、细细感受。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天桥南大街126号 邮编100050

京ICP备07033573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