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公告
《大自然》2020年第1期精彩导读

刊首:筑梦三极

原文作者:吴立新  推荐编辑:罗蓉

南极、北极和第三极(青藏高原)常被人们统称为“地球三极”。北极是一片冰雪覆盖、陆地环绕的海洋,南极是一块冰雪覆盖、海洋包围的大陆,第三极是一座常年冰雪覆盖的高山。冰雪之下偶尔露出一片海洋、一块陆地和一丝生命气息,时刻提醒着我们:地球上仍有我们知之甚少的世界。

三极一直是很多人心中的远方。一个多世纪以来,无论是踏上南极大陆、到达北极点,还是登顶最高的珠穆朗玛峰,科学家和探险者们都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前赴后继,用勇气和生命一点一点地揭开三极的面纱。

当皮尔里首次到达北极点时;当阿蒙森和斯科特登上南极大陆,第一次在南极点插上挪威和英国的国旗时;当秦大河先生参加的来自六个国家的科考队第一次徒步穿越南极大陆时;当位梦华先生组建中国第一支北极科考队,以“家事为小、国事为大”立下生死合同,并克服重重困难到达北极点时;当中国登山队历尽艰险,第一次从珠峰北坡登顶时……支撑他们的是开创人类历史的荣誉与使命,是探索自然的好奇与梦想,更是百折不挠的精神和毅力。

2017年,在中国科学技术部的支持下,中国科学家启动了“三极环境与气候变化”大科学计划的论证与预研,再次对三极展开更为全面而深入的探索,为全球环境与气候变化研究贡献中国智慧与中国力量,体现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对人类共同命运的责任担当。

本期“筑梦三极”专栏,聚焦三极的生物面貌、地理环境、气候变迁和生态系统等领域的重要科研成果,让更多的人了解三极,关注三极。正如一位老极地人所说:“在我的身后,有几十位年轻人陪伴着我,在继续我还未来得及完成的旅行。”亲爱的读者朋友,期待你加入我们——筑梦三极,续写华章。

 

北极漂流——搭上“便车”去科考

原文作者:陈显尧  推荐编辑:罗蓉

你能想象吗,在冰天雪地的北极,还有一种“搭便车”的科学研究方法。何谓“搭便车”?搭谁的便车?这趟“便车”从何处来,在“便车”上如何科考?

 

南极的白色精灵——雪鹱

原文作者:邓文洪  推荐编辑:罗蓉

雪鹱全年栖息在南极大陆边缘及其周围岛屿上,春季和秋季都不迁徙。在极度低温、大风和干燥的南极大陆,雪鹱又经历了怎样凶险的繁育之路呢?

 

南极大陆的冰下湖

原文作者:唐学远 孙波  推荐编辑:罗蓉

南极洲,是神秘而又令人神往的冰雪世界,覆盖着平均厚度超过2 400米的冰。在幽深诡谲的巨大冰川之下,还有令人叹为观止、形态各异的冰下湖。这些冰下湖有多大?湖水能流入海洋吗?湖里有生物吗?

 

高原上的鱼或许吃了你几十年前放的毒

原文作者:龚平  推荐编辑:罗蓉

你能想象吗?或许你小时候随手扔掉的一个半导体收音机,就是导致几十年后青藏高原的鱼被毒害的罪魁祸首。巍巍高原,远离大量人口聚集区,为什么也会有严重超标的污染物?圣洁的冰川上甚至还会藏有毒物?高原上的鱼又经历了怎样的噩梦?

 

羌塘植物考察纪行

原文作者:张亚洲  推荐编辑:罗蓉

青藏高原,山高路险,对于很多人来说是遥远和难以到达的。然而青藏高原又是很多人向往的,寄托着人们心中“久久不能忘怀的眷恋”。对于从事青藏高原植物研究的人来说,那里最吸引他们的是生机勃勃的高原植物世界。

 

宏大高原上的微小生物

原文作者:陈玉莹 刘勇勤  推荐编辑:罗蓉

微生物是当之无愧的活化石。35亿~36亿年前,微生物就出现在地球上了。它们无处不在,无时不在,以特殊的智慧和独特的生存能力,适应着多变或严酷的环境,是地球生命之树的根基。青藏高原上无处不在的霸主正是这些肉眼看不见的微生物。

 

地球会突然变冷吗?

原文作者:史久新  推荐编辑:罗蓉

海水是咸的,这是常识。但你知道吗?北冰洋里有一个巨大的淡水水库。这个水库是如何形成的?为何咸的海水里会有淡水?其与全球气候变化又有何种紧密的关系?

 

小小微藻,助力改善全球气候变化

原文作者:何建宗  推荐编辑:罗蓉

极地冰融带来的连锁影响广及全球,不论多么遥远,也不论水资源丰沛或匮乏的地区,未来都可能面临灾难。如何利用小小的微藻改善全球气候变化,是科学家一直关注的研究领域。

 

融化的大地

原文作者:高坛光  推荐编辑:李峰

《圣经》中有挪亚方舟的故事,挪亚与他的家人,以及多种生物依靠方舟躲避大洪水。而在中国,大禹治水的故事家喻户晓。这两个故事虽发生在不同文化背景下,但都与一场滔天洪水有关,都是可以毁灭人类的大灾难。你也许无法想象,传说中的故事可能离我们并不遥远。当下,借助现代科技手段,研究人员观察到我们脚下的大地正在融化。

 

在堪培拉观鸟

原文作者:万思成  推荐编辑:李峰

古老的澳大利亚大陆拥有独特的自然环境,孕育了丰富的鸟类多样性,其鸟种特有度闻名世界。堪培拉是澳大利亚的首都,享有花园城市的美誉,在这里可以轻松地看到众多分布于澳大利亚东南部的鸟。  

 

雪鸮,来自北极的“海德薇”

原文作者:蒋怡  推荐编辑:李峰

看过《哈利·波特》电影或小说的人,应该记得主人公哈利·波特有一只名叫海德薇的宠物鸟,它是穿梭于魔法世界的信使。其实,这种鸟的原型就是一种看起来通体雪白的大型猛禽。

      

牙形动物进食器官之谜

原文作者:黄金元  推荐编辑:李峰

牙形动物的真实面貌直到现在我们也不完全清楚。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它们历经了多次生物大灭绝,在三叠纪达到繁盛的顶峰,却在三叠纪末期集体神秘消失,给人们留下了太多的未解之谜。我国科学家在云南罗平生物群中发现了极为珍稀的牙形石齿串化石,逐步揭开了牙形动物进食器官之谜。

 

蚊子知多少

原文作者:付文博 陈斌 闫振天 郭静  推荐编辑:李峰

如果要问世界上最凶残的野生动物是什么,很多人会说狮子、老虎、毒蛇和杀人蜂,等等。实际上,蚊子看似微不足道,却一直稳居动物杀手榜之首,是真正的顶级杀手。   

       

多彩贵州,缤纷苔藓世界

原文作者:韩国营  推荐编辑:赵雪

贵州的气候温暖湿润,湿气弥漫的树干上、林下、路旁,甚至混凝土表面都是众多苔藓植物“安营扎寨”的好地方,其中,药用和观赏苔藓尤为值得关注。

 

来势汹汹的黄顶菊

原文作者:刘晓丽  推荐编辑:赵雪

黄顶菊是一年生草本植物,从遥远的南美洲漂洋过海传到中国。它花朵美丽、株形挺拔舒展、生长旺盛、繁殖力极强,而且身藏“毒”物,是不折不扣的外来入侵物种,本土植物往往难以与之抗衡。黄顶菊是如何成为外来入侵杂草的?是否就应该被“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呢?

       

倾听亿万年前的海浪声——探秘三叠纪波痕

原文作者:张锋  推荐编辑:赵雪

这处三叠纪早期海浪的杰作——波痕遗迹——实在太古老了,早已凝固成岩。然而,解读它们,你就能听到亿万年前的海浪声……它记录了远古时期海洋的碧波荡漾,记录了海洋生命的沉寂和复苏。

 

夏威夷小基拉韦厄火山口考察散记

原文作者:金文驰  推荐编辑:赵雪

基拉韦厄火山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火山之一,目前仍经常喷发。其顶峰东侧有一个火山口:小基拉韦厄。约60年前,炙热的岩浆在小基拉韦厄火山口中汇聚成一个岩浆湖。随着岩浆逐渐冷却、凝固,一些颇具夏威夷特色的动植物又慢慢回到火山口中。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天桥南大街126号 邮编100050

京ICP备07033573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