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公告
《大自然》2020年第3期精彩导读

刊首:值得深入探索的蛛形动物

作者:颜亨梅

蛛形动物是蛛形纲节肢动物的总称,全球已记录了十多万种,几乎遍布世界的各个角落,主要包括蜘蛛、蝎子、蜱和螨等,是节肢动物门下种数仅次于昆虫的第二大类群。蛛形动物通常有8条足,躯体多分为头胸部和腹部、或不分部全体愈合,这是其与昆虫形态特征(6足3部)的主要区别。

蛛形动物是一类古老的生物,比恐龙出现的时间还要早1.5亿年,其成功的演化策略使该类群在水、陆、空中均有广泛分布,环境适应能力极强。多数蛛形动物在陆地上生活,前端的螯肢基部有毒腺,以小、微型动物为食。通过深入研究蛛形动物的形态解剖、生理生化、行为、演化及DNA等,可为揭示生物演化的秘密提供科学依据。

在生产实践中,可充分利用蛛形动物资源为国民经济建设服务。例如,一些蜘蛛全身入药,可祛风、消肿、解毒,治疗多种疾病。蛛毒中含有多种毒蛋白成分,仅多肽类毒素就达100万种以上,是研制新医药的良好素材。蜘蛛早就是仿生学研究的焦点。蛛丝是一种具有超高强度、弹性和韧性的丝蛋白,是制作国防装备(如防弹衣和降落伞)的理想材料。目前人们正在开发具有与蛛丝一样性能的人工合成蛋白丝。蛛网不仅可充当蜘蛛猎食与避敌的信号线、活动的通道、婚床和育儿室等,它也是自然界的一个奇迹:蜘蛛仅凭自身就能织出人类需要精密仪器辅助才能织出的角度相同、间距相等的网。蜘蛛还是天才的信息分析家,敏捷的反应能力可以帮助它迅速、准确地判断敌友,察觉到昆虫的任何微小行为,如翅的扇动,而人类需要通过高精度摄像和慢速播放才能看到昆虫扇动双翅的过程。

蛛形动物不全是人类的朋友,以蜱螨目的危害最大,如危害人、畜的蜱类是常见的病媒生物,危害棉花、豆类和玉米等的棉红蜘蛛,造成麦叶发黄枯萎的麦圆蜘蛛和麦长腿蜘蛛,危害华南地区柑桔的柑橘红蜘蛛,以及危害储藏物的粉螨类。但并非所有的螨类都是坏家伙,多种植绥螨和肉食螨就是许多有害生物的天敌。

本期“特别关注:熟悉又陌生的蛛形动物”专栏,聚焦神奇的蜘蛛猎手、雌雄蜘蛛之间的性冲突、盲蛛名称的由来、蛛形动物里的螨虫家族和神秘的洞穴蜘蛛等主题,将很好地帮助人们认识和了解这些因奇特外形而令人生畏,又与人类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蛛形动物,更重要的是满足青少年读者对蛛形动物的好奇心、激发他们的求知欲。希望将来有更多的人投身蛛形动物研究,利用蛛形动物为我国经济建设服务。

 

神奇的猎手,初识蜘蛛

作者:颜亨梅

我国民间流传着一个脍炙人口的谜语:“南阳诸葛亮,稳坐中军帐。摆起八卦阵,专捉飞来将。”这个谜语的谜底就是本文要介绍的对象——蜘蛛,而中军帐和八卦阵则点出了蜘蛛最典型的特征之一——纺丝结网。

 

夫妻之间的算计,雄性蜘蛛如何应对雌蛛的性相残?

作者:张士昶

自达尔文提出动物的性选择理论以来,对该理论的研究一直是人们非常感兴趣的话题。性冲突是近年来性选择理论研究的热点,其极端形式表现为性相残。性相残在蜘蛛中广泛存在,那雄蛛是如何应对雌蛛的性相残呢?

 

不要“螨”不在乎——螨虫,蛛形动物里的大家族

作者:邹志文

螨虫的体形微小,一般只有0.1~1毫米,肉眼几乎无法看见,因而经常被人们所忽视:既忽略它们的存在,也无视它们的生态价值。到底是应该“螨”不在意,还是对其诚意“螨螨”。今天,就让我们来说道说道。

 

牧羊人,长腿爸爸,收割者——盲蛛名称漫谈

作者:张超 张锋

人们对生物最直观的印象往往来自它们突出的形态特征,或者独特的生物学习性,盲蛛也不例外。盲蛛在世界各地有不同的名称,这些名称是怎么来的?对于这一既熟悉又陌生的类群,探究其名称由来,是我们深入了解盲蛛的基础。

 

神秘的喀斯特洞穴和洞穴蜘蛛

作者:王翔 姚志远

喀斯特洞穴是可溶性岩石因喀斯特作用形成的地下空间,内部常年黑暗无光,是一个与地表完全不同的地下环境。由于洞穴与外界的隔离性极高,所以几乎每一个洞穴都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生态系统。黑暗,也为那些生活于洞穴深处的生物蒙上了一层未知且神秘的面纱,洞穴蜘蛛便是其中一个重要的群体。

 

女郎蜘蛛——络新妇

作者:张志升

“络新妇”一名源于日本,意为“女郎蜘蛛”,是日本传说中的一种妖怪,可以化做美女的模样。日本浮世绘画家鸟山石燕的《画图百鬼夜行》中就记载了一种能变身为美女的蜘蛛妖怪,它经常诱惑男子,还可以操控会喷火的小蜘蛛。

 

体形巨大、色彩各异,东南亚的几种捕鸟蛛

作者:余锟

捕鸟蛛的英文名是“bird-eatingspider”,欧洲探险者第一次登上南美洲时,发现这些巨型蜘蛛可以捕食幼鸟,便为它们取了这个名字。最早被命名的捕鸟蛛Avicularia,拉丁词源即为“鸟”。东南亚分布的捕鸟蛛隶属棒刺蛛和食鸟蛛2个亚科,它们巨大的体形常常会引来人们的关注,一些种类还有着丰富的色彩,为摄影家和观察者们所青睐。

 

大黑山岛鸟类环志纪行

作者:陈雅楠

长岛是东亚-澳大利西亚鸟类迁徙路线上的重要补给站,更是猛禽迁徙的必经之路,每年途经这里的候鸟达数百万只。1982年长岛成立鸟类自然保护区,1984年大黑山岛建立候鸟保护环志站。到2019年,这里开展环志工作已经35载,成为我国重要的鸟类环志基地。

 

黄氏河源龙的前世今生

作者:杜衍礼 黄志青

1996年3月起,广东省河源市陆续出土了恐龙蛋化石。1999年7月,在该市黄沙村的一处工地出土了黄氏河源龙化石。这是当地继恐龙蛋后又一重大发现,引起了国际学术界对河源古生物资源的广泛关注。  

 

远古植物的免疫战

作者:史骁

科学研究显示,现生植物具有天然的免疫系统,当植物遭到病原体侵入时,免疫系统可以迅速做出防御反应,减少病原体造成的伤害。那么,远古时期的植物是怎样应对外来病原微生物的侵袭呢?

      

送麋鹿回老家——千山麋鹿群重建记

作者:钟震宇 商业

2019年11月,北京麋鹿生态实验中心精心挑选了40只麋鹿运到辽宁省辽阳市,计划让它们与2012年在此建立的试验群合并,并在时机成熟后于千山辽河流域进行放养试验,希望能重建历史上的千山麋鹿群。

 

雄全异株,八宝镇的海菜花

作者:吴双

有花植物的性系统演化趋势是从性别联合的两性花走向性别分离的单性花,水鳖科正是处于两性花向雌雄异株演化的节点上。作者近年在云南考察水车前属的海菜花时,发现了一个同时存在雄花和两性花的过渡类群。   

       

寻虫记——川西南的明带黛眼蝶

作者:陈斌 黄国华

明带黛眼蝶是我国的特有种,仅分布于四川西南部和云南北部海拔2,000米以上的地区。目前,人们对明带黛眼蝶的了解非常少。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为干扰逐年加剧,这一“高山精灵”正面临巨大的生存危机。

 

蒙古国戈壁上的野生动物王国

作者:孙戈

最是“话痨”的鹅喉羚,生存维艰的蒙古野驴,“戈壁贵族”野骆驼,攀岩走壁的北山羊,“羞涩”的戈壁盘羊,肉食动物赤狐和狼,戈壁“小精灵”大耳猬和大沙鼠……这些形形色色的动物组成了茫茫大戈壁中的野生动物王国。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天桥南大街126号 邮编100050

京ICP备07033573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