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公告
《大自然》2020年第6期精彩导读

国家公园:试点先行蹚新路

姜峰

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过程,就是整合、优化环境治理体系,不断提升环境治理能力的一场攻坚战。

2020年,我国将结束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正式成立一批国家公园。目前,除了正式设园时间,公众关心的,还有国家公园正式设立之后,如何总结试点经验、由点及面、推而广之。

2019年6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指导意见》,已经清晰阐明了顶层设计的理念。从《指导意见》中,我们不难发现,首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设立宗旨,就是“确保重要自然生态系统、自然遗迹、自然景观和生物多样性得到系统性保护”。

何为“系统性保护”?首批10个试点,涉及12省份,总面积超20万平方千米,多年来已建立了数量众多、类型丰富、功能多样的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地,历史上发挥过重要保护作用,但仍存在重叠设置、多头管理、边界不清、权责不明、保护与发展矛盾突出等问题。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过程,就是以问题为导向,在体制机制上解决“九龙治水”问题,整合、优化环境治理体系,不断提升环境治理能力的一场攻坚战。

来自首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基层探索,为国家公园建设提供了宝贵的实践经验,也凝结出更宏观的“蓝图”规划——《指导意见》明确,我国自然保护地未来将按生态价值和保护强度高低依次分为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自然公园3类,确立国家公园的首要、主导、主体地位。国家公园建立后,在相同区域一律不再保留或设立其他自然保护地类型。

这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深层次变革,国家公园的顶层设计背后,是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在制度层面的不断完善、升级。试点先行,定会蹚出越来越宽的新路。

来源:《人民日报》2020年10月20日第14版

2017年9月2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指出,构建以国家公园为代表的自然保护地体系。

2017年10月,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指出,加快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

2019年6月2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指导意见》提出,建立分类科学、布局合理、保护有力、管理有效的以国家公园为主体、自然保护区为基础、各类自然公园为补充的中国特色自然保护地体系。

2019年8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致第一届国家公园论坛的贺信强调:“中国实行国家公园体制,目的是保持自然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和完整性,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生态安全屏障,给子孙后代留下珍贵的自然资产。这是中国推进自然生态保护、建设美丽中国、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一项重要举措。”

 

青藏高原科考纪行(上)

丁今朝

2019年9月,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与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组成的高原古生物科考队历时20天,展开了一段行程近4000千米的神奇的“穿越”之旅。

 

泰国生物多样性考察记

曹关龙

泰国地处热带,具有多样化的植被、丰富的物种多样性以及独特的雨林现象。在茂密的雨林中,为了物尽其用,不同的物种拥有不同的生存之道,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金佛山上觅植物

金文驰

2019年,作者一行人驱车来到位于重庆市的金佛山进行科学考察,途中见到了热带地区典型的棕榈科植物、闻名的金佛山兰以及罕见的杜鹃花和生于石灰岩表面的报春。

 

蓝色海洋中的绿洲——西沙群岛植物考察纪行

黄耀

一座座珊瑚岛像是撒在中国南海这块蓝色丝绒上的白色珍珠,形形色色的植物生长其上, “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这些植物是守护珊瑚岛的“沉默卫兵”,也是鸟类、昆虫等动物的天然庇护所,更是维持珊瑚岛上生命世界有序运行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四川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荣获多项摄影大奖

陈诗颖

2020年8月9日,由中国国家地理与公益基金会阿拉善SEE公益机构携手打造的国内首届“中国野生生物摄影年赛”举办了云颁奖礼,四川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肖飞拍摄的《金猫》获“中国珍稀濒危物种奖”、邓建新拍摄的《臧酋猴》和《扭角羚幼崽》获“中国国家公园特别奖”。

 

走进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

本刊编辑部

在北纬18°~20°之间,我国最集中、保存最完好、连片面积最大的热带雨林分布在海南岛上。这是我国唯一的“大陆性岛屿型”热带雨林,拥有众多海南特有的动植物种类,是全球重要的种质资源基因库,是我国热带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地区,也是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热点地区之一。

2019年1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标志着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建设启动。体制试点区位于海南岛中部山区,东起吊罗山国家森林公园,西至尖峰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南自保亭县毛感乡,北至黎母山省级自然保护区,包括了5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4个省级自然保护区、4个国家森林公园和6个省级森林公园;总面积4400余平方千米,约占海南岛陆域面积的1/7,虽然占全国国土面积的比例不足0.046%,却拥有全国约20%的两栖类、33%的爬行类、38.6%的鸟类和20%的兽类物种,是名副其实的物种天堂。

 

探秘侏罗纪早期的湖水波痕

张锋

远古时期的四川盆地是海洋环境,被当时的巴蜀湖所覆盖。2020年6月,作者在北碚的缙云山风景区发现了亿万年前湖泊的波痕遗迹。通过查看这些波痕,地质学家发现了哪些有趣的事情呢?

 

黑颈鹤与它的邻居们

于凤琴

2015年春,经过三进三出,历经了千辛万苦,我们终于在青海湖为黑颈鹤建了8个人工巢。随着最后一个人工巢的完工,几乎累得有些瘫软的我们,还是带着许多成就感离湖上岸,返回智华喇嘛的住所。当我们走到尕日拉寺门前的土路上,回头遥望那些刚刚建好的人工巢时,志愿者杨杰才让惊叫起来,他抄起一根木棍,向湖中奔去……

 

天赋异禀的山雀家族

刘璐

山雀种类繁多、叫声多样、性情活泼,当我们闭上眼睛慢慢回想,在960万平方千米的大地上找寻山雀的场景历历在目。

 

探索兽类标本馆中的奇异标本——头骨

朱喜超

动物标本馆一直带着神秘的色彩,不为人们所熟识。这里的动物失去了往日的灵性,也没有了娇好的容颜,更不会配给它们曾经喜爱的生活环境。其中的头骨标本是兽类标本馆内非常独特的一个类型,由于头骨的结构比较复杂,包含了物种鉴定所需求的足够多的鉴别特征而备受动物学家的关注。

 

从静子花到丁氏花:漫谈花朵的演化历程

王鑫

自然界中的花朵是怎么从无到有的?这个问题一百多年前著名的生物学家,包括达尔文,就开始探讨了。只是这个问题太难了,直到最近,人们才开始摸着点门儿了。

 

穿山甲是怎样生儿育女的?

余经裕 彭建军

与恐龙同时代出现的穿山甲经历了数千万年的地球大变迁,坚强地存活下来。穿山甲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动物,它又是如何繁衍的呢?

 

小黑豹救助实录

黄松 陈越 卿钦 潘阳 宋伟斌 王昂

在圈养条件下,由于种群数量和环境因素的影响,黑豹的自然繁殖非常困难。而国内动物园的黑豹饲养数量也较少,人工育幼成活的例子更是少之又少。2020年8月,昆明动物园的第一窝小黑豹出生了,随后发生的事情让我们对野生动物保护有了新的认识。

 

东古北区特有的“橙色精灵”

毕明磊

朝灰蝶每年生一代,寄主植物为木犀科白蜡,是线灰蝶族的成员之一。全世界仅分布于东古北区的俄罗斯、朝鲜、韩国、中国(黑龙江、吉林、辽宁三省及内蒙古自治区)和日本等国。成虫喜欢栖息于昼夜温差明显、气候凉爽且阳光充足的原生落叶阔叶林地带。

笔者发现朝灰蝶的地点是我国辽宁的丹东,这里的地理环境为海拔50~200米的丘陵地带。虽然海拔不高,但靠近海洋,常年受海风的影响因此空气湿润、昼夜温差较大、气候凉爽,落叶阔叶林遍布丘陵,植物资源种类丰富,加上充沛的水资源,使这里成为朝灰蝶的天堂。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天桥南大街126号 邮编100050

京ICP备07033573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